刚刚!英国最高法院对华为上诉Unwired Planet案作出判决_深弘知识产权

幸福彩票开户

关于深弘

ABOUT US

当前位置: 幸福彩票开户 > 深弘 > 聚焦 > 深弘新闻

刚刚!英国最高法院对华为上诉Unwired Planet案作出判决

时间:2020-08-28    点击次数:265

判决针对

 

Unwired Planet International Ltd and another (Respondents) v Huawei Technologies (UK) Co Ltd and another (Appellants)  

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 and another (Appellants) v Conversant Wireless Licensing SÀRL (Respondent);  

ZTE Corporation and another (Appellants) v Conversant Wireless Licensing SÀRL (Respondent)

 [2020] UKSC 37 On appeal from [2018] EWCA Civ 2344 and [2019] EWCA Civ 38

 

判决驳回了上诉人华为的诉讼请求。

 

判决书摘要

 

问题1:管辖权问题(The jurisdiction issue)

 

两上诉中都出现了管辖权问题。最高法院被要求决定英国法院是否具有管辖权,是否可以在未经双方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适当行使一项权力:

 

(a) 发出禁令,限制侵犯属于SEP的英国专利,除非专利发明的实施者签订多国专利组合的全球许可;

 

(b) 确定这种许可的使用费率和其他条款[49]。

 

法院认为,英国法院具有管辖权,可以适当行使这些权力。关于国家专利的有效性和侵权问题,应由授予该专利的国家的法院决定。然而,ETSI根据其知识产权政策制定的合同安排赋予了英国法院管辖权,以决定包括外国专利在内的专利组合的许可条款[58]。法院首先考虑了华为公司的论点,即正确地解释,ETSI的知识产权政策只允许英国法院确定英国SEPs的许可条款,而且只有在这些SEPs已经被英国法院认定为有效和侵权的情况下[54]。法院驳回了这一论点,理由是该论点违背了知识产权政策的目的,没有充分考虑到更广泛的背景[59-60]。法院还驳回了华为的观点,即知识产权政策禁止SEP所有人在确定实施者侵犯其专利的情况下向国家法院寻求禁令。相反,国家法院可能颁发禁令的可能性是知识产权政策所要达到的平衡的一个必要部分,因为它激励实施者为使用SEP所有人的专利组合而谈判并接受FRAND条款[61]。华为公司认为,作为商业谈判的一部分,运营商可能选择自愿同意的条款与法院可以强加给他们的条款之间存在明显的区别[53]。法院拒绝这种区分。法院认为,知识产权政策既设想法院可以决定所提供的许可条款是否属于FRAND,又设想法院在进行这种评估时,应当参考和借鉴现实世界中的商业惯例[62]。法院接着不同意华为公司的意见(见[51]),即英国法院无权决定有争议(或潜在争议)的外国专利的许可条款。在本案上诉中,下级法院并没有试图对外国专利的有效性或侵权进行裁决,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管辖范围。相反,他们关注的是取得专利组合许可的行业惯例,并将 ETSI 的知识产权政策解释为促进这种行为[63]。如果实施者对组合中特别重要的专利的有效性和侵权行为感到担忧,它可以寻求保留对这些专利提出质疑的权利,并要求在质疑成功的情况下减少根据许可支付的专利费[64-65]。法院也不同意华为公司的意见([52]),即英国法院的做法与外国法院的做法不一致[66]。法院认为,初审法官在Unwired上诉案中的做法与其他司法管辖区的若干判决一致,这些判决认为,在适当的情况下,法院将确定全球FRAND许可的条款[67-84]。法院还驳回了华为的论点( [55]),英国法院通过行使酌情权就违反SEP的行为授予禁令,将华为的产品排除在英国市场之外是不恰当的[85-90]。

 

问题2:合适的法院问题(The suitable forum issue)

 

适当的法院问题只在Conversant上诉中出现。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第一部分是问高等法院是否应该:

 

(a) 撤销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的管辖范围外的送达,  

 

(b) 永久中止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英国子公司的诉讼,理由是中国是比英国更适合审理该争议的法院[92]。

 

合适法院(或称 "方便法院")原则要求英国法院决定其或建议的具有管辖权的外国法院是否是更适合裁决当事人之间争议的法院[94]。华为公司和中兴公司认为,中国法院是裁定其与Conversant公司争议的更合适的法院。但法院认为,这一论点必定失败,因为中国法院目前并不具备确定全球FRAND许可条款所需的管辖权,至少在各方当事人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中国法院不应该这样做。相比之下,英国法院有管辖权来做这件事[96-97]。法院标记为 "案件管理 "的第二个问题是,在质疑Conversant中国专利有效性的中国诉讼程序结束之前,是否应该暂时中止英国的诉讼程序[92]。法院认为,上诉法院有权拒绝任何案件管理解决方案[103-104]。

 

问题 3:非歧视性问题(The non-discrimination issue)

 

Unwired上诉案中出现了非歧视问题,涉及许可证条款必须是非歧视性的要求。华为公司认为,FRAND承诺中的非歧视性条款是 "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同类情况必须一视同仁,不同情况必须区别对待。因此,像Unwired这样的SEP所有者必须向所有被许可人授予相同或相似的条款,除非能够证明有客观原因需要区别对待。

 

因此,Unwired公司本应向华为公司提供一个全球范围内的特许权使用费率,该特许权使用费率与其先前与三星公司商定的特许权使用费率一样优惠[105-106]。

 

法院认为,Unwired没有违反FRAND承诺的非歧视性规定[112]。ETSI的知识产权政策要求SEP所有者(如Unwired)"以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性的条款和条件 "提供许可。这是一个单一的、复合的义务,而不是三个不同的义务,即许可条款应该是公平的,又应该是合理的,又应该是非歧视性的[113]。该承诺的“非歧视性”部分表明,为了符合FRAND的条件,应向所有市场参与者提供一份单一的特许权使用费价格表。 这必须基于专利组合的市场价值,而无需针对单个被许可人的特征进行调整[114]。但是,并没有要求SEP专利权人按照与所有情况相似的被许可人最有利的许可条件授予许可。实际上,ETSI先前曾拒绝在FRAND承诺中加入此类“最优惠许可”一词的提议[116-119]。

 

问题4:竞争问题(The competition issue)

 

Unwired的上诉中,华为公司认为,Unwired的禁制令之诉应视为滥用其支配地位,违反了《欧洲委员会运作条约》第102条。这是因为Unwired没有遵守欧盟法院在华为诉中兴案(C-170/13号案件)中给出的指导意见,因为它在发出禁令救济程序之前没有提出FRAND许可要约。华为公司认为,因此,Unwired公司的救济应仅限于损害赔偿[128-129]。本院考虑了第102条[131]、华为诉中兴案[132-143]、本案事实[144-145]以及初审法官和上诉法院的判决[146-148]。确认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提起禁止令的诉讼或未与被指控的侵权人事先协商将侵犯第102条[150]。

 

然而,所需的通知或协商的性质取决于案件的具体情况:没有强制要求遵循华为诉中兴案中规定的协议。根据事实,重要的是Unwired表明自己愿意按照法院裁定的任何FRAND条款向华为发放许可证。因此,Unwired并没有滥用职权[151-158]。

 

问题5:补救措施问题(The remedies issue)

 

在这两起上诉中,华为公司认为,即使其侵犯了Unwired和Conversant公司的SEPs,法院也不应该下达禁令来阻止继续侵权。相反,更合适、更适度的补救措施是法院根据特许权使用费率合理裁定特许权使用费,判给原告损害赔偿[159]。

 

最高法院驳回了这一论点。最高法院认为,法院没有任何依据可以适当地用损害赔偿金代替Unwired上诉中授予并由上诉法院维持的禁令[163]。不存在Unwired或Conversant公司利用强制令的威胁作为收取高额费用的手段的风险,因为除非他们按照法院确认的FRAND的条件许可其SEPs,否则他们无法行使其权利[164-165]。

 

综上,驳回上诉。

 

案件背景

 

Unwired Planet(简称UP)是一家美国公司,早年主要从事WAP协议的相关研究,号称是移动互联网的发明者。但是,公司后期经营不善,逐渐转型成为不从事技术研发和产品销售、专门进行专利许可的公司,即Non-Practicing Entity (NPE)。2016年,Unwired Plane已被另一家NPE,Panoptis收购。

 

2013年,UP和爱立信合作,从爱立信收购了2000多件专利。

 

2014年3月,Unwired Planet在英国对华为、谷歌、三星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称华为等侵犯了其6件专利,其中有5件为标准必要专利,分别为“无线电信网络的方法装置”(EP (UK) 2,229,744)、“无线电信网络的自我配置和优化”(EP(UK) 2,119,287和EP (UK) 2,485,514)、“提高移动通信系统之间交接的方法”(EP (UK) 1,230,818)、“基于已选择相关属性的正交阿达玛序列通信方法和装置”(EP (UK) 1,105,991)。另有一件非标准必要专利,为“建立单向数据通路的连接的方法和装置”(EP (UK) 989,712)。

 

本案一审审理分为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审理技术问题,即涉诉专利是否是有效的,以及是否为标准必要专利。

 

所谓标准必要专利(Standards-Essential Patents, SEP),是指实施标准,必须要使用的专利。如果涉案专利是标准必要专利,也就意味着被告一定是侵权的。因为通信领域的标准,例如2G、3G、4G这样的通信标准,是每个通信设备厂商都必须遵守的,设备如果要符合通信标准,就必须要使用其背后的标准必要专利。

 

2017年4月5日,Birss法官做出了广受关注的一审判决。他认定可以提出一个单一的全球范围内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这是符合FRAND原则的。但是,他认为UP提出的许可费率不合理。他经过计算,指定了UP在全球范围的SEP专利许可费率,如果华为不接受,那么,法院可以颁发禁令,禁止华为在英国销售侵权的通信产品。同时,他同意华为可以上诉,在上诉期间,禁令不会生效。

 

华为对一审判决不服,上诉到了英国上诉法院(The English Court of Appeal),二审由Kitchin,  Floyd 和Aspin三位法官审理。

 

2018年10月23日,英国上诉法院最终宣布了本案的上诉判决。上诉法院几乎认可了一审法院的全部判决,而驳回了华为全部的上诉请求,认定华为必须接受英国高院确定的Unwired Planet的全球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否则,为了制止华为继续侵权,法院会判处华为在英国禁售侵权的手机和通信设备。

热门推荐

热门推荐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

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或以下浏览器: / /

回顶部
售后服务

联系电话: 0755-26404858

客服QQ :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755-26404858

客服QQ :

福建快3走势 555彩注册 盛源彩票投注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记录 永盛彩票注册 兴盛彩票注册 聚发彩票投注 国际现金网 PK10哪个平台赔率高 腾讯分分彩娱乐平台